言情閣 > 農門茶香,拐個權臣來種田 > 第1044章 坑兒的娘

第1044章 坑兒的娘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1044章 坑兒的娘

    白荼忽然有些不想認識慕容薔了,自己本來以為自己這個做娘的不大靠譜,對于親兒子沒怎么盡到責任,但是和眼前這慕容薔比起來,自己簡直就是模范親娘了。

    當下要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那些想罵她的話,最后也只匯成了一句:“你,實在是荒唐啊!”江湖就這樣隨意的么?拿兒女婚事做玩笑。

    感情這事兒,豈能是父母所能代替得了的?身上的傷口尚且不能感同身受,更何況是心里的想法呢?

    慕容薔也是一臉的委屈,因為她自來與人比武,極少輸,所以在對方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她想都沒想就立即點頭應下了,哪里曉得會是這個結果。

    當時覺得沒什么,畢竟這婚姻大事嘛,不就全憑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這做娘的給他定了一門婚事,那是為他好,將來不用發愁找不到媳婦兒。

    可是在回來的路上,她忽然想起了白想想,這跟沫兒是一起長大的,算得上是正兒八經的青梅竹馬了,以后難保兩個孩子不會有別樣感情,那到時候豈不是……

    于是她這才開始慌起來,只是等到了滄海城,又不知該怎么跟白荼提,于是這憋了兩天,還是沒能開口提起這話,最后便想著見兒子,去給兒子說,讓他自己跟白荼說去。

    但是沒想到還沒出王府大門,自己就被白荼發現了。

    如今叫白荼訓斥,也只能垂著頭,一手撓著頭上垂下來的發絲郁悶道:“我也沒想到會輸,那女人實在是太狡猾了。”

    白荼心中有氣,那凌沫即便不是自己的親兒子,但是這在身邊已經一年多了,雖然也調皮,但是讓自己暖心的時候也不少,一口一個娘的隨著其他兩個孩子叫著,讓白荼無形中已經將他視為己出。

    所以想到他未來的婚事就這樣被慕容薔隨意定下了,怎么可能不生氣?但是生氣也于事無補,江湖人講究那套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她要讓慕容薔悔婚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便只得先認命,一面問道:“她是何人,也常常跟人挑戰,輸贏的籌碼也是如此么?”

    這一問,倒是將慕容薔給問住了,楞了一下見白荼越來越不好看的臉色,心里也有些覺得不對勁起來,一面搖著頭:“沒有,頭一個就找我挑戰,而且……而且,這輸贏的條件,也是她定下的。”

    白荼氣得翻了個白眼,心說姐姐您行走江湖別只顧著帶你的劍,腦子也麻煩你帶一帶啊。“她是何人?”

    沒想大搜慕容薔還繼續搖頭,不過從懷里顫顫巍巍的取出一封婚書:“一式兩份,我身上沒什么值錢的信物,所以這婚書我簽字畫押了。”

    白荼氣得已經白了一張臉,但見她拿出婚書,還是一把奪過來看。

    她也是見證了那么多侄兒侄女訂婚成親,還是頭一次看到這么詳細的婚書,這絕對是有備而來的。但是現在又能說什么?這就好比那買定離手的事兒。于是也只得替凌沫默哀一句,以后自求多福吧,但愿對方真的是單純的看重了凌沫是慕容薔和凌云渡的兒子,而沒有其他的任何企圖。

    一面有氣無力的問著慕容薔:“那女人相貌如何,她女兒你可曾見過了?”上面寫著不過四歲,與凌沫倒是也合適。

    不提容貌還好,一提慕容薔那臉色就更難看了,平日說話好爽氣貫入云的她,如今竟然聲如蚊蚋一般在白荼勉強響起:“她練的是毒功,滿臉都是青紫痕跡。”而且還那青痕之下,還布滿了不少像是蜈蚣一般的疤痕,看著便甚是恐怖。

    白荼腦子里不由得冒出前世所看的一個武俠小說,別跟那小說里的設定一樣,這種毒功還祖傳吧,那她閨女豈不是也要因此毀容?于是緊張的朝慕容薔看過去,“她女兒沒練吧?”

    慕容薔繼續搖頭,“這個我真不知道,那女人脾氣不大好,我哪里敢多問,我要是問了,只怕她又要說我嫌棄她容貌,到時候……”

    白荼真的是想掐死慕容薔算了,行俠仗義的事情她做的多,這坑兒子的事情也沒少做,上次在學府為了揍兒子,一拳頭下去那是多少真金白銀啊?

    自己給各家的家長到錢賠償這事兒雖說應該,畢竟孩子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犯的錯,自己有責任承擔。但是自己沒讓慕容薔打孩子吧?

    這打就打吧?還專門挑哪里貴就往哪里死打。

    一面長長的吐了口濁氣,抬著手臂朝著門口指過去:“你,趕緊給我消失,我現在特別不想見到你。”不然她這火氣壓不住啊。

    慕容薔雖然已經料想到白荼會生氣,但是沒想到居然這樣生氣,此事她本來就心虛,所以也不敢在多言,只小心翼翼道:“荼荼,我真不是故意的,那我先走了,你別氣壞了身子。”然后一溜煙就沒了。

    白荼自己倒了杯茶水,清清火氣,但仍舊是滿腹的怒氣,偏有小丫鬟來問,東西收拾好了,可是要安排馬車。

    白荼這才想起來,說好去看孩子的,但是現在滿肚子的氣,不過也沒朝小丫鬟發脾氣,只朝她吩咐道:“去吧,給我準備輛馬車,我一會兒就出來。”

    小丫鬟自顧去了,雖然白荼沒朝她發火,但也看出來了,白荼這是在氣頭上,因此從后院馬房回來,就忍不住偷偷打聽,一聽頓時也著急起來,“凌夫人怎么能這樣,難不成凌沫少爺不是她的親兒子么?”她在府上已經很久了,小主子們雖說調皮,但是那么可愛懂事,眼下王妃都說了,未婚男女們即便是要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也要前提先看看,對方合不合適。

    這凌夫人倒好,她自個兒都沒見過人家姑娘,更別提說是凌沫少爺見過了,就這樣把婚書寫下,這簡直就是胡鬧啊。

    如此也難怪王妃那般生氣,換做是自己也要將她趕走。
uu快三稳赚技巧 巴楚县| 岚皋县| 夏邑县| 康保县| 涿州市| 防城港市| 长治县| 汉沽区| 沙坪坝区| 许昌县| 九龙城区| 济宁市| 贵阳市| 长武县| 疏附县| 盈江县| 水富县| 涟水县| 韩城市| 任丘市| 江川县| 米脂县| 吴江市| 阿克陶县| 龙川县| 南澳县| 安塞县| 宽甸| 南雄市| 万州区| 二手房| 新津县| 阿合奇县| 定边县| 化州市| 钦州市| 普兰店市| 罗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