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 629.【姻緣(一)】——穆霖

629.【姻緣(一)】——穆霖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舅舅,你喜歡什么樣的姑娘?”

    “沒想過。”

    “想一下嘛!”

    “不想。”

    “舅舅你看,天上的云,像不像一顆小心心?”

    “舅舅你看,湖里有一對鴛鴦哎!”

    “舅舅你看,我這么可愛,你不想找個媳婦兒自己生一個娃娃嗎?”

    “有你就好了。”

    “有我沒用!我養我老爹已經好累好累了,將來舅舅老了,我就把舅舅趕出家門!嘿嘿!舅舅怕不怕?是不是想找媳婦兒生娃娃啦?”

    ……】

    ——這里是活該你單身的分割線——

    神兵城。

    去云中島的時間已經定下來了,就在明日。

    軒轅燁和風瀟然,還有風嘯庭三人算是回曾經的家園去看看,陪同他們的就是拓拔嚴和小星兒這對兄弟了。

    軒轅燁的內力全都被蕭星寒給吸了,風嘯庭的武功也早就被人廢了,而風瀟然武功平平,還要帶著小星兒走,府里眾人都不放心。

    不過蕭星寒和穆妍沒打算去,明面上也沒打算再安排別的人,因為他們覺得拓拔嚴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娘,我會照顧好小弟的。”拓拔嚴對穆妍神色鄭重地說。

    不知不覺,當年那個虎頭虎腦的孩子,已經長得比穆妍還高了,站在那里,端的是個陽光俊朗的少年郎。

    上一次母子倆一起出門,還是去天啟大陸找蕭月笙和穆霖,到了錦芳城,就讓拓拔嚴回來了。一晃也過去了快一年的時間。

    “小嚴想不想你爹?”穆妍笑著問。

    拓拔嚴愣了一下,他向來是管蕭星寒叫老爹的,穆妍現在說的是他的親生父親拓拔良。

    拓拔嚴點頭:“偶爾會想,不過我相信我爹會過得很好。”

    “嗯,等你這次從云中城回來,就回天羽大陸看看吧。”穆妍對拓拔嚴說。

    拓拔嚴皺眉:“可是,我不想離開娘親和小弟那么久。”

    穆妍笑了:“我也不舍得你離開太久,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去。小星兒從出生還沒回過那邊,我也想回去看看外公,表哥表姐和心兒,還有慕容。到時候把他們都接過來,你祖父祖母一直很惦念你心兒姑姑和孩子。”

    拓拔嚴神色一喜:“好!”

    “這次去云中城,路上遇到麻煩的可能性不大,但還是要小心一點。照顧好長輩,也別太寵小星兒了,他不小了,自己能做的事情就讓他做。”穆妍對拓拔嚴說。

    拓拔嚴笑著搖頭:“娘,小弟還小呢!”

    “這個家里,最寵他的就是你了。你們倆這次是去玩兒的,就好好玩兒。云中城的事情和長輩的過往,跟你們沒有關系。”穆妍對拓拔嚴說,“你修煉不要太累了,最近實力已經提升了很多,可以稍微歇歇,放松一下,說不定會有新的收獲。”

    拓拔嚴心中暖暖的,他知道,穆妍從來都沒有忽略過他。他前段時間修煉有點急進,差點走火入魔,先后被蕭月笙和蕭星寒“揍”過了,穆妍倒是沒說什么,這次就安排他出遠門了。

    上一個拓拔嚴的生日,穆妍問他想要什么禮物,當時他說的是,希望可以有機會帶著小星兒一起出去游歷。如今,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始。

    “娘,舅舅的事……”拓拔嚴小心翼翼地提起,看著穆妍的臉色,“是不是再派人去找找?我們這次去,也各處打探一下。”

    穆妍聽拓拔嚴提起穆霖,并無意外之色,也不見傷心:“他早晚會回來的,你們路上別耽擱太多時間,不用特意去找,回來太晚,家里這些爺爺奶奶師公們,怕是受不了。”

    “嗯,我明白了。”拓拔嚴點頭,心中卻在想,他還是要沿途好好打探一番穆霖的消息,他從來都不相信穆霖死了。

    第二天,一艘大船出了海,朝著天啟大陸而去。

    站在岸上的蕭月笙,翹首看著那艘船在視線中越來越小,變成了一個黑點,最終消失不見。

    蕭月笙頭一歪,倒在了蕭星寒肩膀上,幽幽地說:“星兒弟弟,我現在已經開始思念元元寶貝了,你說怎么辦?”

    “忍著。”蕭星寒說了兩個字。

    “唉!孩子大了總要離開我們的,真是一件傷感的事情啊!”蕭月笙感嘆。

    “矯情。”蕭星寒評價。

    “星兒弟弟我可以打你嗎?”蕭月笙說著擰住了蕭星寒的胳膊。

    “幼稚。”蕭星寒推開了蕭月笙。

    蕭月笙放開蕭星寒的胳膊,伸手又摟住了蕭星寒的肩膀,看著茫茫大海說:“星兒,云中城的事,還有你跟小弟妹的外公外婆們,讓我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說。”蕭星寒言簡意賅。

    “我的感悟就是……”蕭月笙幽幽地說,“人哪,還是要有在乎的人,尤其是要有孩子,孩子會給人活下去的勇氣和渴望,那四位老人家能熬過那些艱難的黑暗歲月,對孩子的牽掛在其中發揮了最大的作用。”

    “所以呢?”蕭星寒感覺蕭月笙還沒說到重點。

    “所以,穆霖那個混蛋當初說自殺就自殺,一次不成還來兩次,因為他雖然最在乎小弟妹,卻知道小弟妹還有你,有我們。如果他有個自己的娃兒,就不會那么沖動了。”穆妍不在,蕭月笙又提起了穆霖。因為如今天下太平,一切都漸漸趨于圓滿,唯獨穆霖,成為了最大的缺憾。

    寧如煙現在一有空就去菩提寺燒香拜佛祈福,蕭月笙知道,她求的就一樣,讓穆霖平安歸來。寧如煙一直都把穆霖當半個兒子看待的,先前在神兵城碰見什么好姑娘,都第一個惦記著穆霖。

    “他沒有沖動,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為了那一次,他已經準備了很多年。”蕭星寒神色淡淡地說。

    蕭月笙搖頭,嘆了一口氣:“你說的也沒錯。他那些年守著小弟妹,排斥跟任何外人產生羈絆,就是為了在你們有需要的時候,還可以有那樣一份不顧一切的勇氣。除了他之外,沒有人可以做到,我也不行。他太負責任了,也從不想傷害別人,唯獨沒有善待自己。”

    “他會回來的。”蕭星寒說。

    “那當然!星兒弟弟,要是哪天我為了你死了,你會傷心嗎?”蕭月笙半開玩笑地問蕭星寒。

    “蕭月兒,你腦子是不是有病?你敢做那種蠢事,等你死了我就鞭尸!”蕭星寒面色一沉。

    蕭月笙依舊攬著蕭星寒的肩膀,唇角微微翹了起來:“那我再問你,你會為了我不顧生死嗎?”

    蕭星寒沉默。蕭月笙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每個人對待感情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穆霖沒有錯,他當初那樣做還是為了你,你別一副等他回來打算打死他的樣子。”

    “等他回來再說。”蕭星寒說。

    兩個月之后。

    “那里就是云中城嗎?好美哦!”小星兒站在船頭,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出現在視線之中的云中城。

    軒轅燁和風瀟然都沉默著沒有說話,風嘯庭把小星兒抱了起來,微微一笑說:“對,這里就是云中城。”是他曾經想要逃離,最終卻再沒有機會的云中城。現在他的離開,也不是離家出走了,因為這里,沒有他的家了。

    “太姥爺,從這里上岸可以嗎?”拓拔嚴問風嘯庭。

    風嘯庭點頭:“可以。”

    拓拔嚴飛身到了岸上,船緩緩靠岸,鋪了木板,軒轅燁和風瀟然互相攙扶著,風嘯庭抱著小星兒,從船上下來了。

    “朗朗,不如你帶著小星兒在船上住吧?”風瀟然對拓拔嚴說。云中城遍地白骨,她怕嚇到了孩子。

    “小弟,你說呢?”拓拔嚴問小星兒。

    小星兒搖頭:“不,我要跟太姥姥和太姥爺在一起。”

    “好。”拓拔嚴點頭,把小星兒從風嘯庭懷中接過去,背在背上,不讓他自己下地走動。

    一路上三個老人走得很慢,他們不時會踩到地上的白骨,風瀟然握著軒轅燁的手,感覺一片冰涼。

    到了云中城城主府外面,看著那塊刻著軒轅二字的巨石,三個老人眼神都黯了黯。

    風家大宅就在城主府對面,風嘯庭回頭看了一眼,苦笑了一聲,跟著軒轅燁一起進了城主府。

    當年軒轅燁和風瀟然成親之后住過的院子還在,推開院門,角落里的小秋千,隨著微風輕輕晃動。

    這是當年得知風瀟然肚子里懷了個女兒,軒轅燁親手做的秋千。風瀟然笑說,孩子要兩三歲以后才能玩兒,那么早做好,到時候就壞了。軒轅燁說,他做的秋千過幾十年也不會壞。

    如今,幾十年真的過去了,那架小秋千還在,但早已物是人非。

    推開房門,入目是一片大紅色,房間里面的裝飾,還是軒轅燁和風瀟然剛成親時候的樣子。桌子上擺著一對大紅蠟燭,落了厚厚的一層灰,柜子上面貼的大紅喜字,已經褪成了慘白的顏色。

    是因為風瀟然說,在孩子出生之前,他們都要像新婚那樣生活,等孩子出生了他們就不能過兩個人的日子了,軒轅燁就隨她喜歡了。只是,他們最終也沒能過上三口之家的小日子。

    軒轅燁去了軒轅氏的祠堂,已經是一片廢墟了。那次軒轅明對付穆妍和蕭星寒,穆妍跟晉連城一起合作,放火燒了這個祠堂,當時軒轅雨的畫像在祠堂里面,暫時給他們解了圍。

    軒轅燁并不是來悼念先祖的,如果祠堂好好的,他也會選擇一把火燒掉。因為歸根究底,所有悲劇的起源,都是因為掌權者瘋狂的欲望,前人的罪孽,最后報應到了他們的身上。

    軒轅燁是回來給云中城的亡魂收斂尸骨的。

    接下來他們晚上依舊住在船上,因為城主府沒法兒住,尤其是帶著孩子。

    白天的時候,風瀟然帶著小星兒在船上釣魚,拓拔嚴帶著人,幫軒轅燁和風嘯庭一起,將散落在云中城各處的白骨全都收到云中城正中央的廣場上面,其中也包括軒轅燁的父母。

    花了五天的時間,五天之后的傍晚,軒轅燁和風嘯庭各舉著一個火把,點了火,看著面前的白骨山,一點一點燃燒起來。

    兩人對著正在焚化的白骨跪了下來,低著頭,沒有說話。

    拓拔嚴就靜靜地站在他們身后不遠處,火光鮮亮了他年輕的臉龐,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哀傷,他知道,這是軒轅燁跟云中城告別的方式,這把火,為過往的一切,畫上了一個句點。

    第二天一早,小星兒從船上醒來的時候,云中城的火已經熄滅了。

    “太姥姥,太姥爺和大哥昨夜都沒回來睡嗎?”小星兒問。

    風瀟然笑了笑說:“沒事的,他們很快就回來了。”

    風瀟然陪著小星兒吃過飯,拓拔嚴自己回來了。

    “大哥!”小星兒撲了過去。

    拓拔嚴把小星兒抱過去,低聲跟風瀟然說了幾句話,風瀟然神色微怔,輕輕頷首。

    他們都下了船,去的是不同的方向。

    軒轅燁和風嘯庭要把云中城死去之人的骨灰撒到大海里,風瀟然會過去跟他們一起做這件事,因為里面也有她的親人。

    而拓拔嚴今天的任務是,帶著小星兒到云中城玩兒。小星兒對于前幾日他不能下船去玩兒不太明白,在他眼中,云中城很美麗,淡淡的云霧籠罩著,像是仙境一樣。

    拓拔嚴不想讓小星兒留遺憾,如今的云中城已經沒有了白骨,真正獲得了安寧,讓小星兒去看看,留下的印象,也是美好的。

    “大哥,這棵樹好高啊!咱們家里好像都沒有這個樣子的樹!”

    “嗯,那等我們走的時候,把它挖走。”

    “大哥快來,這里有個湖!好漂亮,像鏡子一樣!湖里的這個水草,我也沒有見過,聞著香香的。”

    “這是一種藥材,不常見,我們采了回去送給爹娘和大伯吧。”

    “好啊!”

    拓拔嚴把小星兒背在背上,兄弟倆一起在湖邊專心采藥。

    陽光很暖,小星兒有點累了,趴在拓拔嚴背上往遠處看了一眼。

    “大哥。”

    “嗯?”

    “我看到了別的可以送給爹娘和大伯的禮物。”

    “小弟你說的是什么?”

    “那邊有個人,好像是舅舅。”小星兒眨了眨眼睛說。

    拓拔嚴猛然抬頭,朝著前方看了過去,就看到一男一女出現在視線之中,女子蒙著黑色的面紗,男子臉上戴著面具,但他高大清瘦的身形,太熟悉了!

    “舅舅!”拓拔嚴喊了一聲。

    “大哥,那個蒙著面紗的女人,好兇的樣子。”小星兒趴在拓拔嚴背上,在拓拔嚴耳邊小聲說,話落抬頭,揮舞著小手,小臉嚴肅:“舅舅!如果被綁架了你就眨眨眼,我跟大哥帶著小金去救你!”
uu快三稳赚技巧 即墨市| 永康市| 新沂市| 登封市| 承德市| 五大连池市| 全南县| 奈曼旗| 镇安县| 吉林市| 达拉特旗| 涿州市| 察雅县| 云阳县| 敖汉旗| 高唐县| 新和县| 巨野县| 丹棱县| 英吉沙县| 天峨县| 徐闻县| 肥东县| 喀喇| 鞍山市| 嘉义县| 张家界市| 正蓝旗| 惠水县| 平原县| 五河县| 改则县| 新龙县| 苗栗市| 虹口区| 瑞安市| 根河市| 呼和浩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