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念念不忘,總裁乘勝追妻 > 第125章 這份愛,不要也罷!

第125章 這份愛,不要也罷!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念念!”小葵著急的呼喊她“你怎么看著他將云娜抱走?你為什么不阻止啊?”    公寓里,剛好小葵過來看她。    碰到要走的袁江,他便告訴小葵,云念心情不是太好,讓其安撫。    她便詢問了怎么回事,沒想到她卻輕描淡寫說了云娜吃藥,霍霆琛抱著她送醫院了。    臥室的榻榻米上,云念坐在那里,手里拿著的是一本孕書。    “念念!”小葵著急的將她手中的書給拿了過來“你到底有沒有聽我在說什么啊?”    云念將目光看向著急的小葵,微微一笑,拉著她的手道:“我聽得到”    “聽得到,你還這個態度?你到底愛不愛他?”小葵急的不行,在她看來,如果不愛,念念是不會為他懷孕生孩子的。    云念淡淡一笑,目光看向腹部“我愛孩子!”    小葵一怔,目光隨著她看向那有些微凸的孩子,不由放緩聲調“念念,你其實很難過對不對?”    云念沒說話,手卻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肚子。    “你竟然在乎,為何不阻止呢?有時候男人是很迷糊的!”小葵忙說道。    “為什么要阻止?”她突然抬頭看向小葵。    小葵有些懵“因為,因為他是你老公啊?”    云念勾唇譏諷一笑“如果他真的當他是我老公,會抱著別的女人離開嗎?”    小葵一下子啞然,不知道該怎么說。    “小葵……”念念輕輕的叫了她一聲“我一直很理解他對馨雅的態度,以及對馨雅的虧欠,就如我對孟叔叔的虧欠一樣,但是,那不是馨雅,她是云娜,他該知道的!”    小葵皺眉,盡量幫霍霆琛開脫,畢竟,她還是很希望念念幸福的“可能,可能有時候他會恍惚吧……”    “我理解!真的!”    小葵:……    “可是,這種恍惚便足以證明馨雅在他心里的位置不是嗎?”    “念念,念念你別激動,那個人已經死了,不重要了呀!”小葵忙說道。    “你錯了!”    “錯了?哪兒錯了?她,她死了,也沒辦法和你爭了呀!”    “那又如何?”她望著小葵,告訴她“你記住,如果,一個男人不是全心全意的愛你,那么,這份愛,不要也罷!”    小葵呆了一下“不,不要?你,你想做什么?不會,不會是離婚吧?”    念念看著她的模樣,輕笑一聲“你看你,都這么大了,說話都還那么咋呼,現在呢,對我而言,除了孩子,什么都不重要,你可明白?”    小葵搖頭,不明白。    “意思是,只要云志洪被關押起來,定下了罪證,我想,我也沒必要留在南城了。”    “你,你要離開南城?”    話落,她忙抓著她的手,有些焦急“你要去哪兒啊,你,你別沖動啊,你老公,你老公可能有什么難言之隱呢,你可別做什么傻事啊!”    “你別緊張!”念念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楚。”    “清楚,你清楚什么啊,你媽媽是單親家庭的,從小養你多不容易啊,你現在要養這個孩子,就會重復你媽媽的經歷你可知道啊?”小葵急的都要哭了。    她從小就和她一起長大,對于她們的不容易,她都是看著的。    “你看你,哭什么?”云念忙拿著紙巾幫她擦拭。    小葵生氣,扭頭不理她“我為了誰啊,還不是為了你,單親家庭的不容易,我都是知道的!”    云念輕嘆一聲,往她面前靠了靠,便摟住了她“別生氣好不好?”    小葵繼續不理她。    “我現在就只有你一個朋友了,你要是不理我,我該怎么辦?”    小葵一聽到這個聲音,心又軟了,她轉身看向她“你真的想離開他?離開南城嗎?”    云念看著她,認真回復“如果他一直沒有辦法看清楚自己的感情,我留下來最后受傷的只會是自己,因為,一個人的虧欠會讓他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而我的情感很簡單,不允許出現任何雜質,再者,你也清楚曲止蓉很不喜歡我,到時候一旦我生下孩子,最壞的結果可能就是我連孩子都會失去!”    小葵呆住了,她根本就沒想那么多。    “其實……愛情對我而言,真的不重要,一點都不重要……”    說出這句話,云念的眸光垂了下去,明顯眼里有著一種難以描述的受傷。    小葵忙握著她的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深吸一口氣,云念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抬眸便是那熟悉的微笑“你放心,我還是當初的云念,每一步做什么,都很清楚,你別擔心了好不好?”    小葵吸了吸鼻子,點點頭“我不知道豪門的生活是怎么樣的,我只知道,你要做什么,我都會支持,我更知道,你和白姨是一樣的,對孩子看的很重很重!”    說著,微微一笑,但眼睛卻有些紅紅的“沒事,你要是真的離開了,我以后罩著你,會和你一起養寶寶,我可是干媽呢!”    云念鼻子一酸,便抱住了小葵。    她說的沒錯,她和白琴是一樣的。    孩子,比任何人都重要!    ————    霍霆琛回來的時候,云念剛剛吃完晚餐。    她靠在榻榻米上,依舊看著孕書。    而她的身側放著一個手機,手機的瀏覽頁面便是云志洪最新的動態。    房門輕輕的被打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便走了過來。    云念的手微微頓了一下,下一秒,放下了書,看向了那人,聲音柔和“回來了”    男人走了過來,看起來很是疲憊的樣子,他松了松襯衫的紐扣,看向她說道:“云志洪的事情,我在跟進,律師團隊也在積極的理清這些案子,具體的出庭宣判則要一個月的時間,不過,云志洪這段時間,都要在看守所了。”    云念點了點頭,這個消息對她而言,是個好消息。    “剛方嬸說你今晚沒怎么吃?”    “我不餓”她的回答很淡。    “怎么會不餓呢?你現在三個多月了,胎兒正是成長的時候,你該多吃點的,我已經讓方嬸下點雞湯面,一會在吃點!”    云念沒回復,而是突然詢問“她怎么樣了?”    他靜默的注視了她兩秒,才開口“洗了胃,沒事了”    云念點點頭,又看起書看了起來。    “你生氣了?”    “什么?”云念看向他露出疑惑的面容。    而就在這時候,門被敲響了。    “沒事”霍霆琛站了起來“我去開門,應該是方嬸”    說著,男人便走到了門口,打開了門。    果然,門口是方嬸,她手里端著一碗剛剛出鍋的雞湯面。    “先生,面條下好了”    “恩,給……”話還未說完,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霍霆琛低頭一看,便看向方嬸“你把面給太太端過去”說著,看向云念“你先吃,我去處理一點事情,一會兒就回來。”    云念點點頭。    男人便匆匆的下樓了。    “太太,面放這里啊!”方嬸說著,便關上門離開了。    云念沒有動,目光方向了那全透明的玻璃上,她看到男人急匆匆的上了車,很快就離開了。    心里,有一抹失落。    他沒有道歉。    也沒有解釋。    嘴角微微一揚,她看向自己的肚子“寶寶,還好我有你!”    ————    霍霆琛駕車很快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很一般的一個工廠。    然而,這個工廠外表看上去很是普通,一進入里面卻別有洞天。    里面的裝潢都是特別的高大上,設計也是非常的有特色。    當然,沒有密碼,想進來,那可是會觸碰警報器的。    霍霆琛按下密碼,掃描后,順利進入。    而這里,便是國際頂尖納米材料學家邁克教授創建國際實驗室。    “霍霆琛!”一走進去,就有人呼喊了他。    男人看了過去,大廳內,十米的長桌上擺滿了各種美食,以及各種昂貴的酒。    而那桌子上,坐了三個老熟人。    開口呼喊他的便是慕白,他忙招手“快點快點,等你來吃個飯真是磨嘰!“    “邁克呢?”霍霆琛走了過去直奔主題。    “哎,我們都多久沒見面了,一來你就找邁克,快點先過來自罰兩杯!”這個人正是上次去度假酒店的最年輕的新晉導演,王愷。    當然,他能當上導演,家里可沒少砸錢財。    “就是啊霍霆琛,上次見面還是你結婚,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一結婚,就沒了我們這些兄弟是嗎?”    這個人是他的另一個好友,鄒澤成,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總裁。    霍霆琛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了二樓。    下一秒,就要往樓上走。    “哎哎哎,邁克馬上就下來,你別一來就找他,我們幾個哥們聚聚不行嗎?”慕白忙說道。    慕白的話音剛落,一個外國人就走了下來。    “嗨,霆琛!”    霍霆琛忙看了過去,這一看,發現他還是和以前一樣,亂糟糟的發型,滿臉的胡渣,紅腫的眼睛,顯然又是好幾日沒睡好。    “東西查的怎么樣了?”霍霆琛迎了上去詢問。    邁克回答“這都五年前的破車,早就落敗不堪,里面的東西該腐化的都差不多了,想要在查哪有那么容易!”    男人的眉頭一下子就擰了起來。    “哎,不過,我是誰,經過千辛萬苦,總算弄出點線索來了,我在車里發現了不屬于你們兩個人的指紋,只不過,這個指紋有些模糊,不過,你讓我比對誰?”邁克詢問。    “哎,你們兩個能不能過來在說,將我們幾個晾在這里好嗎?”鄒澤成忙說道。    “就是啊,邁克你這剛回國,我們多久沒聚了?”慕白也忙說道。    聞言,霍霆琛便和邁克往這邊走。    “哎,作為懲罰,你們一人自罰三杯!”王導說著,便給他們一人倒了三杯酒放在桌子上“喏,喝了在說!”    霍霆琛看向面前的酒,又看向那三個嬉笑的哥們,二話不說,端起就喝。    邁克立刻做出雙手狀“你們饒了我行不行,我已經好幾天沒休息了,在喝酒就要倒下了!”    “那不行,你這是怠慢我們的懲罰!”三個家伙立刻說道。    “一杯,一杯行不行,我要是喝酒誤事,阿琛可不要殺了我啊!”邁克看向霍霆琛說道。    霍霆琛見此,便立刻端起邁克面前的酒又一次一飲而盡。    “ok?”男人看向那三個看戲的家伙。    “好!”三個人鼓掌。    “坐坐坐!”三個人還是很熱情的。    霍霆琛和邁克剛坐下,便拿出了一個東西遞給了他“這是云娜的指紋!”    那是一個白色的封閉口袋,里面有一個透明的小玻璃,玻璃上明顯有一個指紋印記。    “你這從哪里拿來的?”邁克詢問。    “這個你就不要問了,你拿著對比一下!”    “你懷疑云娜害死了馨雅?”慕白嘴巴張大,吃驚不已“這不可能吧?”    “出事故的那一天,馨雅只見過云娜,具體的做了什么,不清楚,我需要確認的是,馨雅當時是不是在那輛車上待過!”霍霆琛眉頭皺著。    慕白點點頭,不由又說道:“哎,霍霆琛,你今天抱著云娜離開,就是為了拿走她的指紋?”    “你怎么知道?”霍霆琛有些意外。    “那警局里有我朋友啊,你抱著云娜走了,留下你老婆一臉懵逼,你該不會沒有告訴她你在查云娜吧?”慕白有些意外。    霍霆琛沒說話。    “哎,霍霆琛,你這事可做的不對啊,你懷疑馨雅的死是意外,情有可原,可你為什么不告訴你老婆,你不怕她難過傷心?”王愷忙說道:“作為導演,每次拍感情戲可是很多的,你這樣做,又不解釋的話,會加深她對你的誤會的!”    “她已經不是以前的云娜了!”霍霆琛皺眉。    這幾個男人面面相識有些不解。    “她的防備很嚴重,我需要取得她的信任,讓她覺得我將她當做了馨雅,要彌補,要虧欠,她才會放松警惕,如果我告訴了念念,她的反應則不會那么真實,自然,就不會讓云娜相信!”    “話雖如此,但你這樣,不好吧,你老婆現在可是懷孕的哎,心情不好對寶寶也不會好吧?”慕白說道。    “這件事情不能讓她知道,她會很擔心的,更何況,我發現這個事情不僅僅靠一個云家足以謀劃這一切,我查出了一些東西,涉及有些廣……”霍霆琛皺眉,這才是他最擔心的地方。    “不是吧,難道馨雅的死,不僅僅和云家有關系,還牽連了別的人?”    霍霆琛沒說話,但是他的表情卻異常的嚴肅。    眾人都有些不解,能讓他如此嚴肅,這件事情恐怕很不簡單。    “放心,不會耽誤很長時間,六年前那個肇事司機也已經有了線索,只要確定那個人,事情就好辦了!”霍霆琛不知道是安慰眾人,還是安慰自己。    “哎,馨雅爸媽也是善良,那司機上有老下有小,拖家帶口,全家只有他一個勞動力,要不是全家去跪著求饒,那司機不判死刑才怪!”王導說道。    “那司機跑了?”邁克看向霍霆琛。    “三年牢,出來就不見了蹤影”霍霆琛眼神微瞇,整個表情都有些陰郁。    鄒澤成挑眉“不見蹤影……這倒是有意思啊!”    其余的幾個人沒說話。    但是,什么人能夠在霍總的眼皮底下溜走。    這關系,恐怕不簡單吧!    “對了慕白,上次你說那個從國外剛回來的心內科的主任可以很清楚的分析心臟病的緣由嗎?”    慕白點頭。    “我找機會帶她過去,你讓那個醫生看看,她的心臟病是先天的還是后天的!”    慕白吃驚“臥槽,你該不會懷疑她是假的心臟病吧?”    霍霆琛沒說話,眸中冰冷,睥睨眾生的姿態環視吃驚的眾人“21年前白琴生下她們的檔案我已經拿到了,雙生胎,女嬰,身體健康!”    說著,冷冷一笑“我倒是要看看,她的心臟病到底是何時有的!”    眾人:……
uu快三稳赚技巧 蚌埠市| 孟村| 奉新县| 都兰县| 那曲县| 南乐县| 西丰县| 贡觉县| 蓝田县| 通江县| 波密县| 化州市| 新津县| 廉江市| 泸溪县| 横峰县| 洛浦县| 扶沟县| 平凉市| 米易县| 巩留县| 会东县| 临城县| 武陟县| 县级市| 泽普县| 汨罗市| 抚顺县| 福泉市| 麻阳| 陇西县| 特克斯县| 瓮安县| 靖江市| 松阳县| 姜堰市| 靖宇县| 林州市|